练出来的阴阳眼

    阴阳眼也俗称天眼或者鬼眼,据说这种眼睛是能看到异世界的东西的,相传二郎神就是有这样一个眼睛。     现代医学研究解剖上已经发现证实,在人类的两眉之间延伸至耳朵上面十字交叉的部位有一个被命名为“松果体”的东西,而解剖人员就在上面发现了已经退化了的视网膜组织。     这说明什么?     二郎神也许是神话传说中的人物,可他的那个眼睛却是在现在每一个正常发育的人类身上都是存在的,只是这个东西它具体有什么功效,又为什么会退...

死爱–之,妻子,家里,

标题:死爱 引子   飞机在空中已航行了两个多小时。   李锐抬起手腕,扫了一眼腕上的西铁城表,还有不到四十分钟,他就要结束这趟历时五天的出差,降落到自己居住的城市了。   回家真好。   特别是当家里有一个温柔美貌的妻子正等待你归来的时候。   自从他担任亚星公司市场部的经理助理后,到外地出差突然间变得频繁起来。这是工作需要,他明白。即使他感觉很累,即使他百般不舍把傅雨节孤零零一个人留在家里,那也没有办法。这个职位不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吗?他相信自己只要在这个位置上奋斗两三年,就有可...

酒店诡事–之,房间,是一个

标题:酒店诡事     连南,坐落于广东省的西北部的一个常年湿润的地区。早就在在博客上看到过有关于对这个瑶族自治县的描述。博客中描述的这个神秘而又质朴的地方,让人心生了向往。     心动了,有了期待,便一直想去这样一个地方,伙同几个好友一起看绿树葱郁着山峦、民寨错落在山间。听小鸟啁啾在谷底,野风浮动着青山。     憧憬了许久许久,终于有了这样的机会,天时地利人和,适合于出行。     出行的前一天晚上也许是激动也许是燠热的天气,一夜无...

熊孩子的遭遇

    “滚,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!”一个八岁的小男孩对着他的奶奶拳打脚踢,原由竟是早上叫他刷牙,帮他洗了一下杯子,他便不高兴了。     毫无道理的理由便成了现在这样的场面。他力气极大,竟将瘦弱的奶奶推倒在地,面色呈现出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阴狠,嘴里还在骂骂咧咧:“这是我爸爸家,你滚出去!”     老人躺在地上,小男孩的拳脚如雨滴似的落下。她双手护住头部,无力地反抗,哆嗦地说道:“给你准备刷牙水我哪错了?”  &nbs...

祭鬼–之,许昌,外甥,

标题:祭鬼   龙老在耄耋之年,无疾而终。   龙老无裔,他逸豫亡身后无人摔盆打幡。   于是,龙老的三个外甥凑一块悄悄商量:决定对外匿不发丧,秘密火化。   岂料,保密失败,龙老的异姓侄子许昌闻讯从乡下赶来,决意为龙老举办葬礼。   外甥们不满道:你什么意思?大老远跑来抢着摔盆打幡,是想继承那三间房产吧?   许昌哭道:俺爹说,困难时期我刚出生时,家里沒有一粒粮,母亲没有一滴奶,多亏龙伯送了十斤红薯面,每天熬面糊才救活我。我是来发送龙伯的,那房产什么的,谁爱要谁要。   中啊,那你...

滚尸桥–之,老师,尸体,

标题:滚尸桥     今天,咱们来讲一个民国时期的鬼故事。俗话说,害人之心不可有。否则,终归会自食恶果。     我家就在马家村,马家村与李家村隔着一条大河,有十几米宽,河面搭着一座木桥,木桥由两棵百年柏树并在一起,镶嵌在河堤上,十分稳固,这座不起眼的木桥就是滚尸桥。小时候,每次经过滚尸桥总是寒毛倒立,心生冰凉。     时间的车轮往回旋转。民国时期,滚尸桥还不叫滚尸桥,而是叫李家桥。那时,有一个姓朱的老师,是个外地人,人品非常好,教书认真负责,是...

鬼行长

    本村贾好和我是儿时的玩伴,贾好的父亲去世的早,已经10来年了,是母亲含辛茹苦地把他拉扯大,快30岁了,还没有成婚。     一天中午我在他家吃饭,突然,他翻白眼,口吐白沫,胡说八道,把贾母吓坏了,求我快点想办法,因为我和父亲学过给人针灸,知道十三鬼针的用法,明眼人一看,就知道他是中邪了,所以我拿出了针包,叫村里的几个年轻人把他按住,我准备大展身手了。     突然,他端坐在炕中央,双腿盘膝,学着他爸爸的样子和大家说话。     &ldqu...

半夜不要看窗外–之,洛斯,浴室,

标题:半夜不要看窗外     窗外的雨淅沥地下着,夹着风的怒号。午夜12点,湿漉漉的路上,早无半个行人。微弱的路灯,忽闪忽亮,在雨夜里显得有点阴森。     每栋楼的人,都早早关灯歇了。只有一栋楼的灯还亮着,里面一位戴着黑色眼镜的女子在专注地在画画。她名叫洛斯,22岁是个小有名气的插画家。她现在在为某杂志画封面,当画到人物的裙摆是,“啪”的一声,灯慢慢地熄灭了。突然的停电,洛斯怔了下,“怎么回事啊?我的画今天晚上必须要画完的,啊!真让人抓狂,偏偏...

奶奶身上发生的事

    这是一件发生在我奶奶身上真实的故事。虽然我不曾见过,只是听我妈妈详细讲过,但我还是相信是真实的。世界上有太多的不解之谜了,人们总是把用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当作迷信,不过我相信它的存在,就像问我世界上有鬼没有,虽然我不曾见过,但我相信有。长话短说吧。     故事是发生在我三四岁的时候,那时候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,家就在火车道的前面,离火道很近,中间就隔着一片田地,我奶奶家的。     那个火车道有一个道口,是通往另一个村子的必经之路,当然也是...

黑段子之脑袋

    我是一个内向的人,很内向。     小的时候,爸爸妈妈吵架就把我拉到他们之间。爸爸提着我的头发把我拎起来,悬在空气中,像吊死鬼一样摇晃。然后爸爸把我的脸提到妈妈脸前面,对着妈妈吼叫:“看看你生的好女儿!什么都不会!成绩还不好!”     妈妈就撕扯着我的脸:“什么叫‘你’的女儿!什么叫‘你’的女儿!明明是你的好女儿!一天哭丧着脸!是死爹了还是死妈了啊!”     我被爸爸吊在空中,我被妈妈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