狗嘴里长出了象牙

    狗嘴里的象牙     初冬的江边,寒风刺骨。     一位面貌俊朗的男人慢慢地在散步,他的眼神中充满了落寞。突然,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蹭他的后裤脚。他转回头,脸色蓦地白了,尖叫着向后退了半步,是一只小古牧犬在蹭着他的后脚跟。牵狗狗的女孩冲他笑了笑。     他怒道:“你怎么开这种玩笑?你不知道会吓死人的吗?”     女孩好像觉得自己错了,忙收起笑容:“对不起!是我没有看住我的狗。”    ...

尸恋–之,湘西,巫术,

标题:尸恋     20世纪30年代,沿海一带许多人到湘西经商、做官。湘西地处偏僻,到处都是高山密林深谷,羊肠小道崎岖难行。这样的交通条件,不但运东西非常困难,就是人出入也很不便利。当时,沿海一带有一个风俗习惯,客死异乡的亲人,一定要运尸回家,埋葬在家里。据说只有这样,死者才能升天。可是,在湘西这样的地方,运尸体回家,谈何容易呢?不要说穷人运不起,就是有钱人家,这样的交通条件也是难事。即便有人帮助运送,这么遥远的路程,也不敢保证尸体不腐烂啊!于是,在湘西做官经商的人如果得...

工地惊魂红袖,的是,

    <1.>     去年的十二月,天很冷,由于很多地方提前放假,一些街道变得忽然冷清下来,一阵阵寒风刮过我公寓楼旁的小弄堂还会发出呜呜的声音,在安静地夜晚还有一些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悉悉索索地声音,别样的恐怖。     这一天,一个朋友说要去一个工地看望他男友,我不知道他们是怎样认识,其实我也未曾关心过他们怎样认识,或许我向来是个孤单的人。可朋友终归是朋友,不能薄了她的面子。     去工地那天我还叫了另外一个姐妹。三个人,坐着那朋...

画中女人

    这个小公司的老板,叫做王国富,这王国富白手起家,在商界打拼多年,不是家财万贯倒也小有成绩。而王国富的爱好却真不是一般人玩的起的,平日里省吃俭用,就是为了收藏一些古董字画,这王国富嗜字画古董如命,仿佛已经走火入魔。所以已经过了而立之年还没有成家立业。     这天,王国富休息,闲来无事便又去古玩市场转了起来。     这古玩市场好不热闹,几乎每个摊位前都人流攒动,王国富也随意看了几家,但是始终没有自己中意的东西。     这时,一...

聊斋故事之获报–之,小宝,王氏,

标题:聊斋故事之获报     乡人李某的妻子王氏,一年秋天,带着她幼小的儿子,到田间去看视,她家的田正好就在路边,她看见在她家田头的一棵树下,有一个皮革口袋,知道那是过路人掉下的。     王氏过去提了一下,很沉重,知道里面有东西,也不打开来看。便摘了一张荷叶盖住,坐在上面,等待丢了的人回来寻找。     没多一会儿,便见到一个人乘坐一匹马赶回来,形色十分匆忙,见到了马氏,从马上下来,急急忙忙地问:“我刚才丢了一件东西,你有没有看见?” &...

医院里面很多鬼奶奶,叔叔,

  我的家人中有很多是在医院工作的,他们都有自己不同的感受。    小时候,我就是在他们的讲述中把胆子练大的。    奶奶(医院里的资深老护士):    那是个没有星光的漆黑夜晚,我奶奶要去上12点过后下半夜的夜班。    走进医院的大门,穿过一片开阔的草地,就是病房大楼了。奶奶见前面蹒跚地走着一位老婆婆的背影,而我奶奶,那时候是个中年女人,她怜悯地喊道:“阿婆,你慢点,我扶你一段吧!”却不料,那老婆婆反而越走越快,眼睁睁地看着她走到一个小土包处就忽然消失了...

古井亡魂

    岁月悠悠,不知不觉间,农历七月十五又到了。     在这一天,许多老人都会在街边祭奠,烧纸钱给从地府鬼门关上来的孤魂野鬼。     而我则比较特别,我会专门跑到村里那口荒废已久的古井,在古井前面摆上一只烧鸡,两块烧肉。     我这样做,并不是为了祭奠孤魂野鬼,而是为了纪念我那死去多年的好朋友小丁。     小丁是我们村里最穷的一户人家的孩子,从我能记事的时候起,我就知道他总是穿着打满补丁的衣服满村跑。他的身体很瘦弱,...

44床病历病历,黑影,

    天黑以后,莫凡按时来到医院交接班,他是脑外科的一名医生。在各个床位看了一圈以后,他来到医生办公室,开始写病历,写着写着就有点儿犯困了,于是趴在桌上休息了一会儿。朦朦胧胧中,他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,之后有人把东西放在了桌上,然后又离开了。他认为是值班护士小艺送东西来,很快熟睡了过去。     当莫凡再次醒来的时候,小艺正站在旁边盯着他,一双眼睛里充满了恐惧,莫凡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:“你干吗一声不吭地站在这里!”小艺颤颤巍巍地指着桌上,莫凡往那...

嗑命–之,小可,女鬼,

标题:嗑命     小人     晚自习后,赵小可提着包朝家走去。经过一个胡同口时,一股诱人的香气钻进了她的鼻子里,勾起了她的馋虫。     她停在胡同口,往胡同内看了看,发现前面不远处立着一个大大的落地灯箱格外明亮,上面写着“胡同炒货”,便走了过去。     “吱扭——”     赵小可推开门,进到店内。明亮宽敞的屋内摆满了各种口味的炒瓜子,瓜子散发出的香气充满了整间屋子。     赵小...

苗月猫黑段子

    深夜,赵文提着一个沉甸甸的包,硬着头皮跑进了一座很大的墓园。每到一座墓碑前,他就拿出一张表格烧掉,然后哆嗦着说: “我是丧葬用品店的店员,最近店里生意不好,老板印了市场调查问卷,让我来这儿烧给你们。无论有什么事你们都去找我老板,千万别来找我。”说完,他对着墓碑磕上一个头。     这个墓园太大了,赵文磕头磕得腰部快断了,才在所有的墓碑前都烧了表格。之后,他匆匆收拾了一下,想赶快离开墓园。     突然,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头。他吓得...